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珠海视线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社区

珠海视线

查看:6903 回复:0 发表于 2019-3-9 13:15

0

主题

1

帖子

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3: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极“左”极“右”都不是好东西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刘宇辉lyufe 于 2019-3-8 20:25 编辑

极“左”极“右”都不是好东西
作者:刘宇辉

    “左”“右”二字,已经突破方位词的表达原意,渗透到思想领域,政治领域及各个领域,用来表达个人或团体为人、行事、行政相关态度、方法、手段等方面的激进和保守,甚至包括攻击性和投降性等。

    左右容易分辨,设置一个标准,来个二选一就可以出结果。可极“左”、极“右”又是什么东西呢?请看:

    养植现象一:这株漂亮的花是他相中带回家的,很难伺候,需要需要天天浇水,忘记浇一次水就会土白叶卷。他就因为这个植物太娇不再爱它,直接把它丢弃或干脆不浇,让它枯死。

    养植现象二:这种植株有药用价值,他因此弄回家。有时花盆里长些小小的杂草并不影响美观,反而增加生气。他以此为美,不再清理杂草,放任杂草丛生。

    养植现象一和二分别是极“左”、极“右”的影子:植株太娇成为极左者不浇水、虐待植株的理由,杂草美观而有生气则成为极右者不除草的借口。“养植它,是要保持它的美。”“养植它,是要药用植株强壮。”他们的这些初衷到哪里去了?从这两个现象可以发现极“左” 、极“右”者的一个共同点:行为上的惰性,不愿意勤劳地浇水、不愿意辛苦地拔草导致他们改变初衷。

    极“左”、极“右”者就是以简单而极端的方法行事,遇到困难不去思考如何妥善地解决矛盾,甚至可以背弃最初目标。

    摔过几次跤,学会走路的娃娃也明白一个道理:遇到左边道路有个坑,他就需要往右绕着走;碰到右边道路的障碍,他得考虑从左边走过去;如果一条道路的左右都无从下脚,他会叫唤大人帮助,或自行想其他办法:“架桥”、跳跃等。

    有过学习、工作、生活经验的人们更清楚社会问题的复杂性、个体与个体的不同性,他们不由自主地运用自己的习惯思维方式,选择与其兴趣、爱好相统一的学习、工作、生活模式,与周围人群“求同存异” 、共建“和平共处”环境。

    人与人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不断出现左右思潮的碰撞,一个个体也会发生或左或右的变化。我们需要剖析不同现象,努力地思考并实践,找到什么时候应该左、什么时候应该右的拐点,才能真正实现人类的和平共处。

    极“左” 、极“右”都不是好东西。极“左”极“右”,就如我们举起矛和盾,方向一偏,一不小心就会用矛刺伤自己人,或用盾挡住自己人。

    我不是极“左”极“右”,但右派说我是左派,左派说我是右派。我只是希望左、右派达成一致意见共建美好社会的一员而已。处理事物有方式方法的不同,事物随着问题出现而发展变化的,方向发生一些偏离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无须紧张,但也必须重视并解决实践中的各项问题。

    毛泽东同志始终是一位坚持不懈地反“极左”反“极右”的思想家及政治家。“反左”就是需要定期地给植株浇水施肥,避免植株被干渴而亡美丽不在。“反右”就是需要定期清理杂草,避免杂草最终侵占空间阻碍药用植株茁壮成长。如果没有当年毛泽东及其支持者坚持反对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思想及其后期的投降主义路线,中国共产党就做不到放手发动工人、农民起来作有力斗争。如果没有当年毛泽东及其支持者坚持反对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冒险路线,就不可能在遵义会议之后使红军在极端危险的境地得以保存,胜利地完成长征,开创抗日战争的新局面。

    中国共产党从白手起家的几个人到领导中国人民得天下,是那一代革命领袖们及时纠正革命进程中出现的致命的极左极右问题的结果。建国以来,毛泽东为首的一代领导人仍旧坚持对国家建设过程出现的极左极右问题及时进行调整。1960年冬到1965年初,在以他为首的中共中央领导下,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初步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左”的错误,使国民经济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制止和纠正一些具体错误,领导了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坚持不让某些人夺取最高领导权的野心得逞。

    左右问题随时存在我们身边,我们的一部分人却否定它的存在,以为一个“特色理论”诞生了,有了“理论的前提—解放思想;理论的精髓—实事求是;理解的关键—与时俱进;理论的核心—求真务实;理论的本质—中国特色”的理论框架,就不可能存在左右问题,认为“左右问题是无产阶级革命初期,无产阶级的幼稚病”。真是荒谬!

    解放思想不就包括需要重视不同思想吗?实事求是不就是从实际对象出发,探求事物的内部联系及其发展的规律性,认识事物的本质,要及时判断事情的对错吗?与时俱进不就是要求准确把握时代特征,在大胆探索中继承发展吗?求真务实不就是需要不断地认识事物的本质,把握事物的规律,并要在这种规律性认识的指导下,去做、去实践吗?中国特色不就是要强调符合中国国情吗?一个理论框架能代替不断发生变化的实践吗?能保障实践的结果就是真理吗?能让不同思想的人操作得出一样的规律吗?既然一个静态的理论框架不能等同于动态的实践过程,凭什么否定实践过程中思想及行为的左右性?荒谬得这种否定左右问题者好象连路都不会走了,应该让学会走路的小孩们来教教他了。

    让理论的框架来遮掩或推销荒谬目的何在?很简单,他们其实在推行一种极“右”。他们是按着某种理论走错了走偏了,不想纠正错误,只能一再地说,理论的框架多么完美,值得人们相信。或者他们根本就是在利用完美的理论框架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还在敷衍了事,害怕被清算。


    这些中西相同的判断标准,可以说明在社会的发展中不可避免会产生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行为,也会导致不同的结果,最终的发展趋势也是以大多数人的利益及判断为准。你还会相信那些否定问题者的正确无误吗?还会以为他们不是在为他们小集团的利益服务吗?

    我国是以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以公有制为经济基础,国家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在这个存在私有制、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国家的世界里,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自然而然地会面对各种问题及各种诱惑甚至困惑。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即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基本原则的大前提下,也会出现或左或右的问题;如果没有良好地坚持,就会出现极左极右的问题;如果根本没有坚持,就会导致整个国家的性质改变。

    为什么现阶段会“右”到全面推广市场经济,盲目扩大私有化呢?为什么现阶段官僚资本腐败严重,大量外国人当中国人大代表呢?为什么现阶段贫富两极分化,会产生阶级矛盾及阶级斗争呢?为什么现阶段不少国家对我国领土权、领海权及领空权虎视眈眈呢?曾经说文化大革命太“左”,毛泽东主动纠正了,共产党还对其作了一个极“左”的定性。如今何尝不是改革开放太“右”?谁来自觉纠正呢,共产党需不需要再对它来个极“右”的定性呢?文革过左,出现的问题摆在那。改革过右,出现的问题也摆在这。如何不左不右,经过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不同实践应该摸索出来了。

    我爱党爱国爱人民。我只反对极左极右,反对官僚资本腐败堕落。我不想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被和平演变为资本主义国家,我不想让站起来的大多数中国人民重新跪下去。我呼吁为了中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左右两派团结起来,出谋划策,共渡我国当前内忧外患的难关。我呼吁中国当政领导大刀阔斧把社会的矛盾问题解决掉,还安定还平等还民主权利于人民。

    2012年7月4日
本主题由 vicky刘麦 于 2019-3-8 20:38 审核通过
回复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